—03—ANSHAFIFIL

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。—《推拿》

【信邦】Fifty degree of red

信邦-五十度红
BGM-crazy in love
1.
    刘邦躺在被窝里,感受着枕边人轻轻离开的动作,这是这个月的第六次了。
    半年前,刘邦接受了韩信的一杯还飘散着热气的咖啡和附带的一句告白,往日暧昧的眼神交汇,心照不宣的语言交流,抑制的肢体接触终于融合化为名为爱的情绪,并且持续升温发酵。即使过了半年两人之间甜蜜的气息丝毫不减。
    但是,再喜欢韩信,刘邦也不会对他放下自己的好奇心。
    深夜的教堂边月光朦胧,参差的树影映在地上像是张牙舞爪的妖魔。教堂白砖却反射出淡淡的光,仿佛隔离着这些不洁之物。
    跟着韩信走进教堂,环顾漆黑一片的四周,刘邦心里有些发憷。据他所知韩信绝对是一个无神论者,所以说,韩信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反而来这里,怎么想都很奇怪,该不会是中邪了吧?
    一直跟到教堂深处,韩信推开一道门到了一片露天的空地上。空地四周被低矮的灌木围绕,灌木中有几枝花藤缠绕在前方的几排木质长椅上。刘邦从来不知道教堂还有这种地方,即使在夜晚也能感受到美好的静谧。好像现在就可以想象到清晨时排排鸽子在这里栖息,孩童们咏唱圣歌的声音会从后方传来。
    但现在是深夜,只有月光留在这里。
    韩信在灌木丛中折下一段枝叶离开,刘邦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影,等听不到韩信的脚步声他才敢出来。走到刚刚韩信扯下枝叶的地方,刘邦低头瞬间便被一道折射的光芒闪到眼睛。
    是一枚戒指。
    刘邦窃喜,蹲下将戒指拿在手中细细观察:这是一枚纯金的戒指,上面刻着一个代表着撒旦的倒十字架,周边有些许精细的花纹。刘邦平日就很喜欢金,于是情不自禁地就拿着戒指把玩起来。
    恍惚间,身后传来孩童们稚嫩的歌声,伴着一阵扑腾声在耳边响起,一只鸽子从眼前略过,刘邦乍然回神。
    我在这蹲到了早上?刘邦心中有些疑惑,握着戒指急忙离开。
    教堂的通道里没有人,歌唱的声音却还在继续。刘邦越往教堂门口走,越能听到另一阵一阵嘈杂的声音。心存疑虑的走过似乎变的更长了的通道,刘邦眼前是密集的人群。他们的穿着似乎有些复古。
    再穿过密集的人群,刘邦停住脚步。他看到一个有着暗红色蝙蝠翅膀的银发的人跪在教堂前,夏日骄阳的炽亮在四周铺散开来。
    似乎觉得这人有些眼熟,刘邦向他走近。刚走出教堂投下的阴影刘邦便发觉到这骄阳没有热量,似乎更有些黑夜的阴冷,跟教堂里的温度一样。
    刘邦走到跪着的人面前蹲下,撩起遮住这个人的脸的头发。
    一枚金色的戒指掉落在地上。
    刘邦忽然醒来,四周寂静无声。眼前是一片灌木丛,土地上有一枚掉落的戒指在折射着月光。
    “我睡着了?”刘邦呢喃着环顾四周,刚好错过戒指上闪过的一道亮红的符文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

热度(19)